• 2008-09-30

    - []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acalrabbit-logs/29751611.html

    前段时间由于事情纷繁复杂,加之笔记本受病毒侵袭,所以迟迟没有更新。其实说来这些天里面是有很多东西值得写的,现在回想起来,原本泾渭分明的感觉变成了一滩浑水,就像是油盐酱醋一股脑的和在了一起,油不腻了,盐不咸了,酱不鲜了,醋也不酸了,都窜了味儿了。本想作罢不提,可转念一想,做菜也不正是油盐酱醋混在一起才有味儿嘛。

     

    Serendipity的推荐下,我看了Randy Pausch教授的最后一课,坐在这小房间里,有点儿浅薄的想法。

           任何一个人,都很难接受自己在走过47个年头,并且事业正处在巅峰的时候,就如流星般陨落,可是Randy Pausch教授做到了,他欣然接受了上天的安排,他有句话给我留下了最为深刻的印象,(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我最近扑克玩的比较多,但谁又能否定牌局上的真理呢?)“We can't change it, and we just have to decide how we're going to respond to that. We cannot change the cards we are dealt, just how we play the hand..事实摆在那儿,我们不能改变,我们能决定的只是如何回应。我们不能决定人生拿到什么牌,但我们能决定如何打好手上的牌。是的,Randy Pausch教授把他手中并不算出色的牌发挥到了极致,即便是死神的召唤,仍然没有制止他向前的脚步。

     

    别人的牌局看完了,打得精彩激烈,扣人心弦。现在回头看看自己手上的牌,不好不坏,在已经打出的牌里,有好有坏,现在颇有“死者长已矣,存者且偷生”的感觉。偷生?是一种什么感觉,不能言喻。大概是将来走过司考这座独木桥的庆幸,又或许是成为一名维护公平正义的大律师。当然,这些都只是我拿到手中的扑克牌后的设想,先出A,再吊主,然后怎么怎么,有一个很系统的设想和预期。可是当牌局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发现进程并不如设想的那么顺利,总是遭到对手的半路拦截,于是打下一张牌的时候就开始犹豫不决,这种犹豫不仅来自对方的压力,也有自身底气不足的成分。

     

    每个人都会遇到这样的障碍,不仅在牌局中,也在生活中。来看看Randy Pausch教授是怎么说的吧:“the brick walls are there for a reason. The brick walls are not there to keep us out. The brick walls are there to give us a chance to show how badly we want something. Because the brick walls are there to stop the people who don’t want it badly enough. They’re there to stop the other people. Remember brick walls let us show our dedication. They are there to separate us from the people who don’t really want to achieve their childhood dreams.”请记住,阻挡你的障碍必有其原因!这道墙并不是为了阻止我们,这道墙让我们有机会展现我们自己有多想达到这目标,这道墙是为了阻挡那些不够渴望的人。他们是为了阻挡那些不够热爱的人而存在的。砖墙的存在是为了显示我们自己付出的决心。它使得我们,同那些并不真的想实现梦想的人得以区分。人生不一定要选择成功,一定要选择幸福。不要选择物质,请选择精神。选择物质的,必被物质所累,选择精神的,虽有物质之困犹能谈笑。这个境界是不一样的。更何况,种下的是龙种,收获的是跳蚤。论语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命这个东西,有时很难说啊。作为凡人,只能尽力而为,像老天展示我们的渴望,而不能指望凡事一定会如何。就像Randy Pausch教授演讲的最终主题“It's not about how to achieve your dreams. It's about how to lead your life.”简单的说,就是不要对已经那个出了的牌而感到后悔。

     

      作为一个法律学院学生,能说的,大概也就是这些了,不过,我有一点疑惑的是,如果一个法学院的书记尚且不能把持住公平正义的标杆,你拿什么来教育下一代法律人?你凭什么在大庭广众之下道貌岸然的说教?你靠什么坐在法律学院的书记座上?我们学的是法,不是政。法律当道,政治请走开。我相信我对正义有所渴求,我相信,我热爱法学。

           油盐酱醋都下了锅,最后加上葱姜蒜,一道菜才算是完成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葡萄 2007-09-30

    评论

  • 能和打牌做菜联系起来……很强大……
  • 还有,谢谢你会去看!
  • 啊哈哈哈,你居然能写得出东西哦~~~ 我看完以后就overwhelmed了... 然后就疯狂地再看再看再看,买书看,继续看... 不得不说,他对我的影响是巨大的!!!
  • 你是法律学院~但我们还是政法大学。。。政治先于法律的必然性在名字中就体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