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1-20

    阿八的故事1 - [听兔子讲故事]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acalrabbit-logs/10892837.html

    我说我不记得那个傻呵呵的人叫什么名字了,我朋友哈哈大笑得上下嘴唇不住的打颤,“他叫什么名儿你都不知道?他就是那个胆小鬼阿八呀!小学的时候还和我们是同一个班级的哩!”哦,对德,是叫阿八,可是阿八不是他的真名,他的真名叫什么恐怕是没有人还记得了,只因为他总是“阿八,阿八”说不清话,所以大家就管他叫阿八了。

     

    其实根据医生的说法,像阿八那样的口吃有两种可能性导致,一种是老天爷给的,还有一种是鹦鹉学舌跟人学的,可是阿八既不是受老天爷的眷顾,也没有向人学舌的雅好,据向日葵大街的人流传,阿八这口吃是给人吓出来的。

     

    说阿八胆小其实也没有错,但是更多的人对他的评价是冒着股傻气又老实巴交的听话的好孩子,做事规规矩矩,稳重踏实,话虽不多,但总是能一语中的。

     

    阿八每天放学回家都要经过一个废弃的旧厂房,那里常是放学的小孩子们玩乐的天堂。当然,也是不良少年们出没得好去处。有一次,阿八在厂房外面透过玻璃看到一群染着花花绿绿头发的人围着一个还不到他们肩膀的小孩子推搡着,叫骂着。阿八刚刚想凑近看个清楚明白,一个染着绿毛的流氓痞子就回头操起地上的板砖,就往阿八的方向扔过来,一个红影从阿八的耳边呼啸而过,他吓得一屁股坐倒在地上,然后四肢起立撒腿就跑,他在奔跑中除了听到自己急促的喘气声外,还有类似于打沙袋的声音,但是节奏快而乱,继而是一阵阵沙哑的哭声。

     

    阿八回家后把这事当茶余饭后的话题跟家人聊了起来,由于这事也不是第一次在向日葵大街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所以阿八的爸妈也只是提醒了他以后少靠近那间破厂房。

     

    第二天阿八去上学的时候,发现他们班级的一个叫孙斌的纨绔子弟没有来上学。由于孙斌常常仗着自己家里有钱,总是到处欺负人,到处炫耀,走路时候眼朝天花板,所以班里的同学对孙斌的失踪都抱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甚至有几个被孙斌欺负过的同学还以此为乐,相约放学后去他们的游乐场所,也就是那间破厂房庆祝一番。只有阿八心中隐约感到了一丝不祥的气息。

     

    出乎那几个去旧厂房庆祝孙斌无故失踪的孩子意料的是,他们在那破房子里看到了孙斌,只不过这次他没有办法耀武扬威的用鼻孔看他们,他直挺挺地躺在地上,侧脸,眼睛直直的看着他们的鞋子,满脸是血,地上有几块被拍得粉碎的板砖。几个小孩子这下反倒是不庆祝了,他们尖叫着冲了出去,像叮在臭肉上的一团苍蝇,被人驱赶后的逃散状。

     

    不多久以后,几个大盖帽就跑到了阿八的家里,说是来了解杀人现场的情况来了,并笑着叫阿八要勇敢的同恶势力作斗争。可是要知道阿八那个时候才八岁!阿八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才意识到了昨天被一群花花绿绿围着的人是孙斌,孙斌已经去会见老天爷了,而他自己却是这桩杀人案件的唯一目击证人。阿八的脸刷的一下就绿了,这是一种在愧疚中夹杂着愤怒的表情,但是就像番茄炒蛋,你很难说清楚到底是番茄多一点,还是鸡蛋略胜一筹。他恨当时自己为什么没有挺身而出,但是转念一想,若是自己真的挺身而出了,可能就和孙斌手拉着手结伴去见老天爷了,他似乎又感觉到耳边有一阵冷风,就如同板砖从耳边呼啸而过一般,阿八瞬间就弄清楚了其实番茄炒蛋里面还是鸡蛋多一点,阿八语出惊人,未见着老天爷却道破了天机:“你们他妈的干妈去了?你们对得起头顶的大盖帽伐?你们没有尽到保卫人民生命安全的义务,你们这是不作为犯罪,你们这是渎职!!”这是阿八第一次大骂粗口,可能不是他自己要说,而是天上的某个神仙,或是某个冤魂想说的吧。几个大盖帽一下子被说闷了,然后龇牙咧嘴的笑说小孩子是不可以乱说话的。阿八的确是不知道这些法律名词的意义,是他平时从法制节目里看来的,但是阿八说错了么?

     

    据说后来阿八被大盖帽们带到派出所去做详细笔录去了,做完笔录回来阿八就阿八阿八的说不清话了,边说还边摇着头。几天后,阿八摇头的毛病改回来了,却落下了口吃的后遗症,讲起话来阿八阿八。

     

    再后来,阿八只在关键问题上口吃,甚至有时不愿意开口,没有人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

    分享到:

    评论

  • 看到后来觉得有点悲伤啊~
    期待下文~~
  • j boy
  • 期待后续故事~
    阿八有那么一点点像你~hiahia~